天价药:一场多方利益的博弈局
本文摘要:3156医学互联网新闻不会引入新的药物,仿制药将是暂时解决药物短缺的唯一途径。为什么有昂贵的药物,为什么没有引进新药?据了解,这是一场涉及政府、制药公司和患者的多方利益攸关方游戏。 为什么治疗丙型肝炎的新药这么贵? 近年来,美国最强大的制药公司
< p>

天价药:一场多方利益的博弈局

< p>3156医学互联网新闻 不会引入新的药物,仿制药将是暂时解决药物短缺的唯一途径。为什么有昂贵的药物,为什么没有引进新药?据了解,这是一场涉及政府、制药公司和患者的多方利益攸关方游戏。< p >为什么治疗丙型肝炎的新药这么贵?< p >近年来,美国最强大的制药公司是吉利,该公司凭借丙型肝炎明星药索瓦尔迪和丙型肝炎鸡尾酒哈沃尼赢得了179.75亿美元的处方药销售额。在2014年全球制药巨头收入排名中,吉利击败强生、辉瑞、罗氏、诺华和其他巨头,成功赢得前15名,而一年前,吉利仅排在第14位。在未来几年,Sovaldi和Harvoni仍将为吉利带来巨额利润。< p>

Sovaldi销售情况及市场预测。(图1)

< p > svaldi销售和市场预测。(图1)< p >在未来几年,由于哈沃尼上市的影响,预计索瓦尔迪的年销售额将大幅下降,稳定在70-80亿美元左右(见图1)< p>

Harvoni销售情况及市场预测。(图2)

哈维销售和市场预测。(图2)未来几年,哈沃尼的年销售额预计将达到90-100亿美元(见图2)这一巨大的成功归功于历时11年收购Pharmasset,这是一家负债累累的丙型肝炎病毒治疗药物制造商,濒临破产,面临临床试验失败的风险,成本约为110亿美元(吉利公司价值的1/3)。当时,吉利科技的投资者甚至认为这是一项亏损的业务。事实证明,在吉利收购的三种潜在的慢性丙型肝炎药物中,法玛赛特的丙型肝炎临床药物PSI-7977是其中之一,它就是后来成为丙型肝炎明星药物的索瓦尔迪。葛兰素史克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威迪曾评论说,吉利以110亿美元收购法玛斯特足以证明吉利惊人的战略眼光和勇气。吉利首席执行官 约翰·米利根从不把公司置于看似安全的境地,而是喜欢不断挑战,这可能是吉利取得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 p >吉利的“敢于挑战”企业人格也给它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吉利已经多次受到业界的批评--所以valdi --因为这两种丙型肝炎药物的价格太贵了。 哈沃尼的治疗费用分别为84000美元和94500美元。这个天价让许多病人停止了呼吸。因此,马萨诸塞州司法部长莫拉 希利毫不犹豫地发了一封信,指责吉利销售高价丙型肝炎药物违反了马萨的相关法律。与此同时,由于价格高,吉利连续被中国和印度等国家拒绝专利申请,吉利不得不授权该药物在91个发展中国家以更低的价格销售(例如,印度和埃及,它们在美国的售价仅为1%)。然而,中国、阿根廷、巴西、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五个发展中国家未被纳入该协议,这也引发了对吉利专利和专利申请的新一轮法律挑战。目前,吉利的两种药物尚未进入中国市场,中国的丙型肝炎发病率居世界前列。中国患者仍然依赖旧疗法,经常伴有恶心和脱发等副作用,而索瓦尔迪和哈沃尼的治愈率高达90%以上。据报道,一名注射了一年干扰素的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关节痛,但丙型肝炎仍未治愈,他去新德里购买了3个月剂量的舒瓦尔地,丙型肝炎检测结果为阴性。< p >考虑到制药行业的投资周期通常较长(主要是7.21和10年),我们不难发现投资集团的存在 2模式),风险很大,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许多新药在临床第3阶段失败,损失已经崩溃。此外,制药行业的研发投资通常占总收入的20%左右。如果没有高回报,制药公司很难说服投资者连续几年获得大量资金的支持。人们相信,像索瓦尔迪和哈沃尼这样的特效新药将很难问世。在印度这个非专利药大国,药品专利的强制许可值得借鉴吗有些人还认为印度对药品专利的强制许可是一个解决方案。印度的药品专利强制许可规定,公众对专利发明的合理需求得不到满足,或者公众无法以合理和负担得起的价格获得专利发明,或者专利发明不在印度境内使用。但是,根据2003年8月《关于执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和公共卫生的多哈宣言》第6段决议的国际公约,当由于艾滋病、疟疾、结核病和其他流行病而发生公共卫生危机时,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成员可以在未经专利权人许可的情况下,通过在自己的领土内实施强制性专利许可制度,生产、使用和销售与导致公共卫生危机的疾病的治疗有关的专利药物。很明显,癌症和丙型肝炎不属于传染性疾病,但是印度强加了它们,理由是药品的价格远远高于印度人的承诺水平。被侵权的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上诉,最终都败诉了。使用这种方法使国内仿制药涨价,似乎不光彩,甚至可以说是不道德的规定。< p >为什么这么说?在一种新药的专利保护期到期之前,许多开发药物的公司会选择提高新药的疗效,并在截止日期之前引入衍生药物来提高疗效,从而获得新的专利以继续保持利润。许多国家为这一法案提供专利保护,以促进新药的开发,但印度的做法并不保护衍生药物的专利。如果它是一般化的,那么推广新的药物疗法将无利可图。从长远来看,病人的利益最终还是会受到损害。< p >在“高价药品”的情况下,如何平衡各方的博弈< p >这是一个多利益游戏。政府、制药公司、患者和投资者都参与其中,但他们无法避免昂贵药物伤害人民(患者)和廉价药物伤害人民(投资者)的问题。< p >由于药价过高,新药没有推出,甚至寄希望于仿制药来替代,客观上延长了患者的等待时间,增加了患者的痛苦。与此同时,仿制药的质量和功效仍需调查。然而,直接利用行政力量或道德舆论来“绑架”药品价格是不现实的,这必然会引发一系列资助新药的问题。药品市场的运行有其合理的价值核心和客观规律。盲目地利用国家的行政权力或利用道德舆论来干预影响,是不可能长期解决问题的。堵塞河流不如疏浚河流好。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合理的机制平衡。一方面,我们可以考虑将一些特殊药品纳入健康保险体系,大力推广商业保险。从长远来看,我们也可以减轻国家医疗投资的负担。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给予新药研发企业优惠政策,以降低成本,最终使患者受益。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世界各国的医疗支付保障制度与医药企业的利益之间将会有许多冲突,但最终会走向平衡,形成一个充满活力的良性循环。< p>
< p >(来源:生物谷)< p >本文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作者。如果有侵权,请联系网站客服。

月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