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的三宗罪 你知道多少
本文摘要:核心提示:从我们的审计角度来看,有一类特殊性质的上市公司,即使审计费用很高,也不应该被接受。例如,康美制药和张子岛(2.550,-0.13, 从我们的审计角度来看,上市公司有一种特殊的情况,即使审计费用很高,也不应该被接受。 例如,康美制药和张子道(2.550
核心提示:从我们的审计角度来看,有一类特殊性质的上市公司,即使审计费用很高,也不应该被接受。例如,康美制药和张子岛(2.550,-0.13,< p > 从我们的审计角度来看,上市公司有一种特殊的情况,即使审计费用很高,也不应该被接受。< p > 例如,康美制药和张子道(2.550,-0.13,-4.85%)(权利保护)。作为审计人员,无论公司的整体情况如何,就存货而言,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从事这种业务,因为他们不能进行有效的审计反应。< p > 投资者也是如此。对于这种具有极高内在风险的公司,不管公司的声明有多干净,都没有必要去关注它们。< p > 除了上面提到的康美人参和鱼子岛扇贝,还有很多其他的公司,包括阿胶,本文中的公猪脚。< p > 写完这篇文章后,我想起我专门在网上搜索了东阿教的分析(34.130,-1.63,-4.56%)。遗憾的是,99%的内容都是肤浅的,甚至有人认为东阿交属于一家“逆逆境”/资产隐瞒公司,因为该公司的库存是有价值的!呵呵,看了我的文章,我不会说这些股票很有价值。我可以把我的话放在这里。如果今天不脱下阿胶公司的内衣,我今天就退出江湖,不吃东西了。< p > 茅台:我听说你提到了我们公司存货的内在风险?< p > 冯哥:谁说的?我没说!< p > 此外,阿胶的解释也可以延伸到中国老字号。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知道中国的老字号品牌基本上都是以类比的方式行事的。< p > 首先,我们打开年度报告,翻到封面后面的一页。一般来说,这一页的内容是固定格式的“重要提示”,下一页是目录。但阿胶的第二页是一篇抒情文章:

< p > 三千年的感情?< p > 看看整篇文章,你认为冯兄是立即把路人化为粉末还是痛哭流涕?< p > 错了。< p > 根据常识,当我看到这样一份年度报告时,我会立即点击右上角的“x”,然后喝一杯国家酒窖1573弄富山泉,打开下一份年度报告。然而,今天,为了解读东阿阿胶的年报,我愿致力于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首先,财务报告的质量严重下降< p > 在年报的第二部分,我们可以看到主要的财务指标,这里是资本市场最关注的指标。如图所示:

< p > 首先,我们将不会看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加,这与老字号的现状非常一致。其次,净经营现金急剧下降,偏离了净利润。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重点应该是库存和应收账款。净资产收益率紧随其后,也呈下降趋势。< p >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看子产品的毛利:

< p > 制药行业指的是毛利率为75%的阿胶产品。我听说阿胶经常涨价,我看了前几年的报告,发现过去五年毛利率只增长了5%,对净利润的贡献作用应该不明显。< p > 下面的年度报告不再有趣了。我决定发布我在过去五年中手工绘制的利润趋势图:

< p > 尽管东航的综合毛利率保持在66-67%,但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都呈现出稳步下降的趋势。净利率的下降主要是由于销售成本的增加,在过去的5年里,销售成本从19%增加到24%。净资产收益率的下降主要是由于股息不足(净利润增长低于净资产增长)。< p >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阿胶(产品)有核心竞争力吗?如果它已经传承了3000年,为什么在口碑传播下没有产生低销售成本?< p > 接下来,看看存货和应收账款的周转率。< p > 我们应该知道,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周转率能够反映企业的竞争力。无论阿胶产品好不好,董事长/消费者都没有必要告诉我,这份报告很真实!< p >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他的堂兄汤臣的报表(16.800,-0.54,-3.11%)(从产品的性质来看,净利率的毛利率是非常接近的),而报表的质量已经让阿娇落后了两个街区。< p > 首先是库存周转情况:

< p > 然后是应收账款(包括票据)的周转:

< p > 天哪,这真的不像我不知道的一比吓了一跳。东阿阿胶存货和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都快飞出地球了(可惜不是增长率),所以现金流的情况就不用说了,一定很可怕(这里的数字是缩写)。< p > 一方面,应收账款和存货持续增加;另一方面,价格持续上涨。我的妈呀,你为什么不去抢,还真以为你是卖房子的,能涨价去库存?< p > 不能保证这种异常情况会是假的,但是,你知道...< p > 这进一步深化了我的问题:阿胶本身是一种噱头吗?该公司表示,可能限制阿胶发展的不是产量(或阿胶原料),而是消费者的智商。< p > 据我所知,阿胶的功效还没有经过有效的双盲测试。第二,库存成本存在疑问< p > 2018年度报告披露了生产、销售和库存情况,这是过去10年来的首次。可以说,首席财务官应该亲自检查这些重要信息,以消除风险/疑虑,但我仍然发现了这些疑虑。< p > 我在文章的开头说过,阿胶就像公司的人参一样,不能进行有效的审计。在确认收益结转成本时,一点点的操纵会带来利润,但是库存会越积越多(你觉得此时的库存周转率指标很牛逼),同时,关键问题是审计师无法确认库存估价的准确性,这给了上市公司一个机会。< p > 审计师:这种阿胶值1亿美元吗?< p > 上市公司:我们的阿胶越老越贵!< p > 一切都热吗?太好了。< p > 直到2018年,生产和销售的库存才被披露。< p > 让我们先来看看阿胶公司销量和库存的变化:

< p > 查看阿胶公司的库存明细:

< p > 然后,我们将库存商品的数量与库存商品的数量进行匹配,并将销售额与医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和毛利率进行匹配:

< p > 两种计算方法下的单位成本。使用jpeg文件交换格式存储的编码图像文件扩展名< p > 以2018年为例,按销售路线计算的单位成本小于20万元/吨,相当于200元/公斤,综合销售价格(批发零售)按75%毛利计算,约为1000元/公斤,与产品综合销售价格一致。从库存路线计算的单位成本高达80万元/吨,相当于800元/公斤!< p > 两条路径计算的单位成本实际上相差4倍!< p > 在这里,我不得不问我的关键问题:在阿胶价格的神秘背景下,东甲阿胶是不是伪造的?< p > 在此,强烈要求证监会介入,阿胶公司必须披露最近10年每种产品的产销存量、收入、成本、毛利率等关键信息!< p > 有人可能会说,德勤和安永之前和之后都没有发现这种问题。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发现了,因为安永没有在审计报告的关键项目中提到成本。正是审计程序的“标准化”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p > 在这里,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我不得不说,我的问题并不是完全无可挑剔的,但这个问题不成立的可能性非常小,几乎不可能发生。也就是说,我没有考虑各种产品的销售和库存的结构性差异(我默认各种产品的销售结构和库存结构是合适的)。同时,由于东加公司的商业贸易收入只占很小一部分,我也默认期末绝大部分存货是与医药行业相关的产品。< p > 后天(6月18日)董鄂娇将召开股东大会。欢迎你向上市公司提问。< p > 当然,我也希望我最终是错的,毕竟,这个已经脆弱的资本市场再也经不起考验了。三.会计估计变更的滥用< p > 事实上,对于阿胶来说,不仅成品的成本值得怀疑,原材料也是一个大问题。不幸的是,原材料的单价无法从报告中推断出来(冯戈的实力非常有限)。因此,阿胶的18亿原材料(驴皮?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问题。< p > 然而,我仍然可以谈论由阿胶饲养的活驴。< p > 活驴在会计上称为生物资产,根据不同的饲养目的,分为消耗性生物资产(用于销售和存货计量)和生产性生物资产(用于生产和作为生产性生物资产的一个单独的主体)。< p > 有一个问题:生产性生物资产需要像固定资产一样进行折旧(影响利润),但是如何确定折旧年限和残值率呢?< p > 东阿胶说:< p > 生产性生物资产的使用寿命和预计净残值是根据历史经验确定的,如驴的生产能力、消耗和残值。< p > 这种说法很“合理”也很“清楚”,对吗?

< p > 然而,对于报表用户来说,他们看到的是全部利润!在这方面,我非常怀疑东阿家的驴的质量。我从来没有听说过10年后60%的驴子可以被卖掉!< p > 最后,在阅读年度报告时,我还发现了以下几个词:< p > 东阿胶已成为国际企业,世界级企业,营养和养生活动的领导者。这是我们的目标和愿景。从可口可乐和好时巧克力的标杆到迪斯尼和环球影城的研究,东阿胶没有国界。我们坚持“养驴入药”和“驴在体内循环发展”的十年价值回报战略...

月点击排行